1, 7月 2022
原创 ATP允许教练指导:对舞弊的降格相从,还是对民意的曲意逢迎?

原创 ATP允许教练指导:对舞弊的降格相从,还是对民意的曲意逢迎?

原标题:ATP允许教练指导:对舞弊的降格相从,还是对民意的曲意逢迎?

本周二,ATP发布公告称,为了让网球运动产生更多的吸引力,增强球迷观赛的体验感,从今年温网结束到都灵年终总决赛期间将试行“允许教练指导”的新规则。

新规则的具体要求如下:教练必须坐在指定的座位上;指导分为口头指导和非口头指导(表情和手势);口头指导由几个单词或者短语组成,不允许对话,且只能当教练和球员在场地同一侧时方可进行;非口头指导可以随时进行;口头指导和非口头指导时均不能打断比赛或影响对手;不允许教练在球员离场时与其口头交谈。

新规则发布后,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这两派人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梅德维德夫的教练塞瓦拉和纳达尔的教练莫亚。

塞瓦拉说:“我非常赞成这个决定,新规则终于厘清了裁判的执法边界。比如,有时候教练会因为喊三声加油而遭到罚款,但有时候裁判却对明显的场外指导视而不见。现在官方对此有了授权且规定得非常详细,教练就可以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给球员进行指导。这是一门艺术,就像高空走钢丝。”

莫亚则提出反对意见,“我不太赞成场外指导。网球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唯一一项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去对抗对手的运动。对我来说,球员自己独立思考是很重要的,教练的工作赛前已经完成。就像考试一样,老师可以帮助你,但一旦考试开始,你就得靠自己了。我个人会保持原来的习惯。”

而小威前教练、哈勒普的现任教练穆拉托格鲁也表示赞成,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祝贺ATP将这种做法‘合法化’,几十年来几乎每场比赛都有这种行为,大家不要再虚伪了。”

穆拉托格鲁的这番话似乎“出卖了大部分教练”,并且还暗指ATP在过去执法不严或执法不公。于是,这场争论迅速演变成了一场口水战。

16个大满贯双打冠军得主、澳大利亚勋位奖章获得者托德·伍德布里奇(Todd Woodbridge)公开抨击穆拉托格鲁说,“看到如此知名的教练公然承认,他已经违反了我们这项运动的规则这么久,真是令人失望。”

这不禁让人想起2018年美网女单决赛的经典一幕。当时小威因拒绝承认接受穆拉托格鲁教练的指导,与主裁爆发了一场冲突,后续还引发了小威被罚1分、罚1局和赛后被罚款的处罚。

赛后,穆拉托格鲁承认当时确实对小威作出了指导,但自己并不清楚小威是否接收到了指导。对于伍德布里奇的批评,穆拉托格鲁回应说,“这是你一个特别糟糕的问题。你已经在巡回赛上那么久了,为什么还要否认每天在球场上指导的证据?你这么指责我,让我看起来就是个很糟糕的教练,这令人失望。顺便说一句,学会阅读,我从来没有写过我在做你从不敢承认的那些事情。”

伍德布里奇则回呛说:“我可以诚实地说,我的教练们不是在看台上指导的。”

伍德布里奇曾长期在澳大利亚担任网球评论员,在该国网球界具有广泛影响力。目前,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现役球员则是克耶高斯,他对ATP的新规则与伍德布里奇持完全相反的观点,认为球场上的“孤独”是比赛的基本组成部分之一。

“我完全不同意(新规则),只有网球才具备的一个特点就这么失去了。球员必须自己管理比赛,这就是网球的美妙之处。”克耶高斯还为排名较低的网球运动员叫屈,“一名顶级球员与一名没有钱请不起教练的低排名球员相比,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克耶高斯说道。

根据ATP发布的公告,新规则试行期间涵盖了8月底开赛的美网,美网因此将成为今年首个允许教练指导的大满贯赛事。著名网球记者克里斯托弗·克拉利(Christopher Clarey)就此评论说:“在我看来这是悲哀的一天,尤其当美网也在其中时,就显得更为悲哀。”

22个大满贯冠军得主、现任ESPN和BBC网球评论员帕姆·施莱佛则转帖说:“悲哀吗?我不觉得这个新规则能在2022年职业网坛悲哀排行榜上排进前100位。长期以来,禁止教练指导一直存在争议,而这次新规则对此作出了有效回应,这是自然规律所致,谈不上什么悲哀。”

新规则是对旧有传统的打破,是创新精神的体现。反对新规则的人认为网球最具魅力之处就在于球员“独自上场”,而赞同新规则的人则认为网球必须要跟上时代的变化,只有不断创新才能让网球永葆活力。

赞同还是反对新规则,这仅仅是个人观点。不过,观点往往来自于立场,这个争论或许是区分保守派和改革派最直观的标准之一。而对于ATP来说,这么改革的动机或许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既然那么多人都不守规矩,那干嘛不破除这个规矩呢?(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云卷云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